温州抗癌“女酋长”抗癌14年 等到了儿子的婚礼

2017-10-11 08:57 | 来源:宣传处 | 发布人:王窕


这个国庆长假里,隐居温州大山的抗癌部落 “女酋长”唐思思,为儿子举办了结婚典礼。“抗癌十四年,终于等到了儿子的婚礼!”唐思思这样说。

婚礼在国庆期间举行,唐思思原以为一些客人会缺席,没想到所有受邀的亲友悉数前来,他们中有些还是从国外赶来的。唐思思将儿子的婚礼在自己微信朋友圈等进行了“直播”,许多“病友”给她送上了祝福。

唐思思说,与众多经历了生死危机的癌症患者一样,她生病后也特别惦念自己的孩子,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看到孩子成家立业。14年前去上海做手术的那个晚上,唐思思担心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儿子,悄悄在儿子卧室门口守了一夜,哭了一夜。

“在困难面前,我们选择静静等待,相信精彩的生活一定会到来。”唐思思想把这句话送给身处困难中的人们。

【此前报道】

记者探访温州抗癌部落

每年4月下旬的第一周是全国肿瘤防治宣传周,一个有点沉重但又必须面对的宣传主题。在这样的日子,一个个数据被披露出来,浙江省公布当前的癌症发病率为321.46人/10万人,死亡率184.76人/10万人。数字的背后,是越来越多的带癌生存者。

不久前,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听说“温州瓯海区泽雅山区中有一个‘抗癌部落’,数十病友聚集在此生活”,记者前去一探究竟。

“外面说我们这里是个‘抗癌部落’,其实,我们是一群血管里曾经流过相同药水的姐妹们在这里聚聚,‘同居’一段时间,在满满负氧离子的山林中,获得满满的正能量,更加精彩地活下去。”发起人唐思思女士说。

一个怎样的部落

温州女子抗癌14年,包民宿打造特殊家园

泽雅素有温州“西雁荡”之美誉,消息中的“抗癌部落”就在泽雅山区中。

记者打车一路盘山而上,在一个海拔500多米的山村里头,找到了这幢坐落于半山腰、翠竹掩映中的二层建筑。

拾阶而上,是一个有围墙的院子,推门进去,就是一排两层楼,楼上楼下大概有10几个房间。

院子里还有两间平房,一间是厨房,一间是活动室,正面墙上挂了大幅宣传海报,文字介绍中指出,本家园以帮助癌症患者在结束治疗后调养康复身心,预防复发为宗旨。

“我就看中这个地方幽静,与房东商量,民宿不对外开放,供我们专用。其实,我们更喜欢称这里是一个家。”说这话的就是海报上的唐思思女士,温州人,生病前开办服装企业,已与乳腺癌抗战14年,当年癌细胞已转移到淋巴,病情严重,医生说可能只有20%的希望。历经大大小小6次手术,6次化疗、25次放疗,治疗结束后,病情得到控制。随后她放下一切住进山林,种菜养鸽子,自我调节,至今一直没有复发。

而她口中的“我们”就是因癌结缘来自全国各地的病友们。

唐思思表示,治病期间,她就想着以后好起来的话,要为这些有相同经历的“战友们”做点事。从去年起,她在自己的微信平台发出“战友们,我们同居吧”的活动号召,选择一些环境好的地方,组织病友们聚一聚,分享彼此的康复经验,而泽雅算是一个相对固定的地方。

住了一群什么人

来自全国各地的病友,每次“同居”10天

或许因为唐思思是乳腺癌的原因,聚集在她身边的人也多是这样的女性病友,这次住在一起的有10几人,分别来自内蒙、河南、陕西、山东、福建、上海等地。

虽然,现在“癌症”已不再少见,但是当一个人真的得病,那种感受只有自己知道。

唐思思表示,每一个来到她身边的人,第一次相见往往都是抱着她痛哭一场。“这也正是我们‘同居’一段时间的意义,因为我们的血管里都曾经流过相同的药水,我们都曾摸过自己光溜溜的头皮,我们懂彼此。”

来自福建的马女士是“同居”活动的老朋友了,已经参加过多次。“只要唐姐一发出‘同居令’,我立马收拾行李飞奔而来。”马女士是一名小学老师,查出病情后一度很焦虑,严重到靠药物治疗,“我急切地需要找到一个有归属感的地方,可以让我获得力量的地方,无意中我搜到了唐姐的抗癌故事,一见如故。我们有很多话只能跟病友讲。“

来自山东的小何(化名)是这里最年轻的,身为80后的她在哺乳期发现病情,“手术、化疗,我竟然熬过来了。不提过去了,我来这里很开心啊。”小何1米7多的个子,说话很爽朗,那天她正好身体不适,马老师用从福建老家带来的桂圆,给她熬了红糖桂圆荷包蛋。“我们住在一起,一起吃一起玩,虽然只有10天,但真的像一家人,对我而言就好像是来充了满格的电,够我回家支撑很长时间。”

据了解,唐思思发出活动预告后,大家报名参加,一般每次都是10天左右。

花费怎么算

费用基本AA制,还有会员费

记者在那住了一天,近距离观察了她们的生活。

早上6点半左右,有早起锻炼习惯的人就起来了,有的出去沿山道走走,有的就在民宿边的竹林里做个早操;而不早锻炼的人就多睡会。

7点半,突然响起一阵清脆的铃声,“早餐时间到了,走,带你去喝我们的养生米糊,可好喝了。”同住一屋的林大姐带记者到厨房,林大姐介绍,这里的各种活动都靠铃声提醒,一打铃就是要集合了。这一天的早餐是米糊、馒头、菜团及每人一个煮鸭蛋,记者注意到每个人都带了自己的碗筷,吃完也是自己洗刷。

负责做饭的叫阿秀,江苏人,是唐思思以前服装厂的工人,已跟着唐思思20多年,现在是这里的专职厨师,负责一日三餐,而采购就由唐思思的老公以及民宿房东负责。“我们都叫唐姐老公姐夫,叫房东村长,他们是我们的后勤,也负责接送我们下山。”林大姐介绍,“每人每天的食宿是160元,住几天交几天。其他都是唐姐承担,毕竟维持这么一个地方也需要不少人力物力,所以我们每个人每年也交一部分费用,最高的3000元,相当于会员费,就像AA制,大家分摊下。”

早餐过后大家自由活动一会,8点半聚集在活动厅,静坐,听唐思思分享自己的抗癌经验。午餐过后,雷打不动的午休。下午,有时出去到山林间锻炼,有时邀请一些茶艺师、美容师等来做个讲座。

“我们住在这里,主要就是放松,身体的放松、心情的放松,所以很自由,我们也很爱听唐姐的经历,哪怕听了好几遍,还是希望她再说说,看到她现在这么健康,我们就充满信心。”已经是第二次来的小何这次还带了老乡过来。

因为我们的血管里都曾经流过相同的药水,我们都曾摸过自己光溜溜的头皮,我们懂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