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手记:寒冬里的暖光

2018-02-26 15:29 | 来源:办公室 | 发布人:周斌妙


今年丽水的春节格外的暖,午间的太阳照得人只穿一件线衫还嫌热,仿佛要将人们迎新的喜悦也晒化了。公园里、大街上,阳光所及之处,无不是一张张红得泛光,被节日大餐催得微胖的脸庞。这样喜庆团圆的日子里,谁曾想起年前的那一场严寒和那些身处冰冷又渴望温暖的人们。就新年前夕的一天,气温﹣4℃-9℃,笔者随同两地公安机关基层派出所走访了两户人家。

所到的第一户是租住在云和县瓦窑村的一户人家。车子驶进村子时,几个孩童正在路上奔跑嬉戏,险些被路过的一辆车子撞到。其中一个男孩子,就是来自这个家庭。小男孩三四岁光景,穿着一件橘红色的毛衣和蓝色运动裤,鼻子下面挂着两条小虫,小脸被风吹日晒冻出了两块“高原红”,用手一摸,便触及一条条龟裂的纹理。看见我们来了,他便欢喜地盯着警察叔叔阿姨们手上拎着的蛋糕和牛奶,欢天喜地地领着大家进门。随之跑出来的,是他的姐姐,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与小男孩比起来显得腼腆许多,穿着同样单薄的浅黄色毛线衣,同样冻红的小脸,两姐弟长得很是相像。隔壁热心的邻居大爷塞给两个孩子每人10元钱,并连连告诉我们:“这家人是真可怜哪,谢谢你们来帮助他们啊……”

想到自家孩子穿着羽绒衣还怕冻着的女民警季伟娥赶紧让孩子的母亲找出外套,赶紧帮他们穿上,又细心地拿出随身带的面霜涂在那两张地图一般的小脸上。小男孩吵着要吃蛋糕,他的母亲不让,于是两个孩子哭作了一团,直到吃上蛋糕才止住了哭声。“谢谢你们来看我们,只是我这病怕是一时半会治不好了。”孩子的父亲周某无奈地对我们说着。原来,这户人家的女主人吴某患有间歇性的精神疾病,全家人仅靠周某一人打工的收入勉强度日。而吴某发作时不仅无法尽人母之责,有时甚至还会伤害自己的孩子,云和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的民警们与这家人结缘便始于2014年8月的一次出警。眼见发病的吴某无意识地打骂当时不满一周岁的儿子,民警们纷纷心生恻隐,他们一面联系将吴某送往医院治疗,一面自发筹集善款为孩子购买奶粉、衣物,数年来一直尽其所能地帮助他们解决生活困难。

如今,吴某的病症已经基本得到了控制,可以正常照顾家庭,可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去年下半年周某又被查出患有严重的肝硬化,住院治疗的费用对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来说无疑又是一座大山。“我们在基层派出所,见到过种种这样或那样不幸的家庭。虽然这些事许多并不是公安机关职责范围,虽然我们也无法完全解决他们的困难,但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能为辖区百姓尽一点绵薄之力我们都很乐意。”城北派出所教导员周宇这样说道。

临走前,孩子的母亲吴某激动地要向民警们下跪感谢,被民警们赶紧扶起。见此情此景,心中不禁默默想道:严寒即将过去,春天还会远吗……希望这个家庭也能随着新年迎来他们的春天,希望两个孩子在好心人的关怀下,坚强勇敢地成长。

    当日下午,笔者又连续赶往下一站,位于景宁县城63公里的英川派出所。对于一般人来说,从县城到英川的路已算得蜿蜒崎岖,而对于派出所民警来说,翻山越岭只是家常便饭,有时甚至还要徒手爬坡、攀高过坎。这天下午,民警们要到鸬鹚乡葛山村为老人上门送证。葛山村到县城来回130余公里,每周进村班车只有三趟,到辖区派出所所在地英川镇更是没有直达班车。笔者查询了一下,葛山村距离英川镇近23公里,可这23公里的山路,如果步行需要五个小时,即使驱车也得花上1个小时。

英川派出所所长周晓锋告诉笔者,一个多月前葛山村的村干部来电派出所,告知村里的老人刘元超因户口簿、身份证遗失无法领取补助金。得知这个消息后,他们很快上门为老人拍摄了证件照,现在证件已经办好,为了老人能过一个安心年,他们今天要上门为他送证。说着,他拿出他和民警们通过多次走访手绘记录的“70免跑”乡村地图,指着上面的标注说:“英川辖区人口26497人,外出务工人员多达21000余人,剩下的大多是留守老人和儿童。这张图上标注着许多地图上都没有小村庄,绿色线条表示这条路是不能通车的,哪个村有70岁以上的留守老人需要服务我们都会记录。同时,在旁边记录上门办证和送证的时间,这样就一目了然了。”

从镇上出发,汽车一路绕弯爬坡,笔者尽力克服晕车反应一路断断续续地数着弯道的数量“1、2、3、4、5……381、382、383……”将近一个小时,大约400多道弯后,我们终于到达了葛山村。在这海拔900多米的葛山村,前几日的积雪还未完全消融,屋檐上滴滴答答挂着雪水。

老人刘元超已经94岁高龄,常年独居。他原有两子,长子如今也已70多岁,次子于去年过世,由于丈夫去世,家里失去了唯一的劳动力,儿媳妇只能到云和玩具厂打工,依靠微薄的收入供孩子读书及补贴家用。周晓锋一行按照惯例,为独居且家庭困难的刘爷爷带来了油米等生活用品。老人居住在一处阴冷的堂屋内,我们到达时,正坐在炉前烤火。当周晓锋将身份证交到他手上时,他讶异地呆愣了一会,继而喃喃地用方言连连道谢,想要起身又被民警劝下。虽然灯光昏暗,却看得到他眼眶里湿润。民警们热情地与他攀谈交流,询问身体状况,并送上新年的祝福。

环顾四周,在这个大约十多平方的小房间里,仅有一台电视能发声与老人为伴,一面墙上挂着两张老人十几、二十年前的留影,面带微笑、精神矍铄。另一面墙上满满地贴着孙子的各种奖状,看得出是他的骄傲所在。而就在这面木墙上,有一块镂空的木板,上面挂了一盏灯。同行的民警说,在农村,留守老人们为了省电就把电灯装在两个房间中间的墙壁上,这样就能节省一盏灯的电费。而在这个村子里,像刘爷爷这样留守的70岁以上的老人就有80多个,有的村子甚至全部都是老人没有青壮年。

我们离开时,老人非要起身送行,好容易被民警们劝住了。回所的路上,女民警雷青君告诉笔者,英川派出所自2017年8月份推出“70免跑”活动以来,基本实现辖区70周岁以上老人办理户籍业务“零跑路”。只要老人家一个电话,或者通过村干部在“警民E家亲”微信群进行预约,再远,民警也会上门为老人服务。同时,派出所里的党员民警不定期视情每人捐出500元作为爱心基金,用以看望帮扶辖区的困难群众,上门办事的时候为他们带去一点柴米油盐以表心意。

一路绕弯下山的归途中,忽然觉得这一道道弯都变得可爱起来,因为我们走了这许多“弯路”而给孤独寂寞的留守老人们带来了笑容和温暖。而这些同样可爱的民警们,常年驻守在偏远的派出所,一个月有半月不能回家陪伴家人,用自己的孤独寂寞坚守了一方百姓的平安和幸福,就如同墙壁上的那盏灯光,照亮了自己与他人两个房间,虽不炙热,却是不可或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