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日报》:“乡村振兴战略”在丽水的生动实践

2018-03-07 09:09 | 来源:办公室 | 发布人:韩国贤


龙泉市以乡贤参与社会治理的创新模式,有力破解了在城镇化大背景下的乡村治理难题,不仅节约了社会行政资源、破解了农村警务难题、大大减轻了乡镇干部的压力,还推动了乡村民主法治建设、促进了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管理。

关注民情 倾听民声

针砭时弊 鞭挞丑恶

以“乡贤治理”破解农村警务难题

  龙泉市创新乡贤治理模式,源于一次突发事件。2016年8月,安仁镇安仁村某村民以“水源地被污染”为由煽动数百人前往镇政府上访,并利用网络不断加重事态。公安人员第一时间进驻安仁开展化解工作,在依法调查取证的同时,连夜召集机关企事业单位中的安仁籍干部、曾经在安仁工作过的高威望干部、所有在安仁担任过派出所领导的民警以及安仁籍民警开“诸葛亮会议”摸清案外情况。会上,一位民警主动请缨,表示自己少时曾在安仁读书,与挑事者熟识,并于第二天凌晨赶往这位“发小”家中进行沟通,使这一事件最终得以成功化解。

  “安仁水源污染事件”后,龙泉市提出了“乡贤治理”理念,为在村中说话做事有威信、有影响力的乡贤建档,鼓励他们参与各类农村警务难题的“软治理”。2016年11月,龙泉市公安局出台《龙泉市公安局关于建立乡镇(村)社情档案的方案》和“一村两警”制,由辖区派出所民警担任村级警务管理“第一警长”,由在该村或周边村出生、或在当地有一定影响力的民警担任副警长,从此将“乡贤治理”与农村警务全面结合,并在龙泉全面推广。至2017年初,社情档案已经全覆盖龙泉市444个行政村,共有600余名乡贤参与农村警务治理。

  警务难题,曾是农村“老大难”,处置稍不当就极易发酵成群体性事件。“为了破解这个难题,我们从2016年开始探索‘乡贤治理’模式,发挥了很大的的作用。”龙泉市公安局局长林峰告诉记者。

  住龙镇住龙村村民吴某某,多年来以“待遇不公”为由,数次召集相关人员赴省或进京上访。在“社情民意”档案建立后,民警了解到,一位曾任公安局副局长的民警是吴某某的邻村人,且深受吴某某敬重,于是联系了这位民警出面做吴某某的工作,对相关情况进行有效沟通,取得理解支持,当事人明确表态不再上访。

  村民对乡贤的信任,是乡贤能在第一时间处置突发事件的根本原因。在农村基层颇有威望的乡贤们,在调解各类矛盾事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使龙泉接处警总量、刑事案件、治安案件发案三项指数同比分别下降22.78%、6%、11.35%。在乡贤的积极协助下,2016年以来,龙泉实现了省厅交办信访件化解率100%,信访总量同比下降24.8%。

  用百姓的“法儿”解决百姓的“事儿”

  2018年2月,龙泉市查田镇下堡村的吴某和何某因土地纠纷引发矛盾冲突。这两户村民上一辈原是亲兄弟,分家之后留了一堵中墙作为界线,何某一家在老房子重建过程中,多次因这堵墙的归属问题与吴某一家发生纠纷,最激烈的时候双方甚至扬言要动武。小梅派出所介入调解的过程中,发现作为界线的中墙,在兄弟分家时并没有明确归谁所有,随着老一辈的逝去,这堵墙的归属彻底成了“烂账”,谁也搞不清。在这种情况下,为避免双方再次发生争执,小梅派出所决定动用乡贤的力量,以柔克刚化解双方矛盾。

  下堡村的陈某是村里有名望的老人,同时也是吴某和何某的叔公,对两户人家的基本情况比较了解,且在村里做人做事公道,村民们都愿意听他的劝解。春节期间,小梅派出所特意邀请陈某参加吴某和何某的纠纷调解会。在调解会议中,陈某声情并茂地向双方描述了上一辈的良好交情,并对双方提出“各留出一米作为采光空间”的建议。吴某与何某一方面出于对陈某的敬重,一方面也觉得陈某提出建议比较合理,于是在派出所和陈某的见证下,签订了协议握手言和。

  用百姓的法儿,平百姓的事儿。乡贤往往会从农村风俗的“老理”出发,从家庭的亲情入手,调解农村家庭财产继承、婆媳不和、婚姻矛盾等纠纷,大大减少了民事案件和刑事案件的发生。

  2017年5月,龙泉市正在建一条从宝溪乡至花桥村的宝花公路,建设过程中,因施工导致有砂石冲到了花桥村村民农田里,使村民与施工方发生了纠纷。双方剑拔弩张之际,上垟派出所及时介入,但由于派出所人员对当时情况并不十分了解,无法现场化解纠纷,于是便联系了龙泉市人大代表、花桥村村委主任郑自友。郑自友对当事村民的家庭情况和为人都比较了解,并第一时间联系了原龙泉市人大代表、宝鉴村村委主任陈大善作为道路施工方的调解人。最后,事件在派出所和两个乡贤的协助下,顺利化解。

  “乡贤具有人熟、地熟、村情熟的优势,在遵守法律法规的前提下,由他们参与乡村治理,既可以化解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能处理事关乡村和谐的大事,成为农村社会的‘稳定器’。”林峰道出了乡贤在乡村治理中的重要作用。

  乡贤在农村社会治理中释放着不可或缺的正能量。八都镇的吴某某为骗取土地政策优惠与丈夫陆某某假离婚,后来假戏真做,让陆某某净身出户。自2015年起,陆某某就扬言要报复,八都派出所多次调解均未能成功,后竹垟乡警务室打听到陆某某所在地族长与其关系较为密切,便联系该族长出面与其沟通。在族长与陆某某多次进行耐心细致交流后,陆某某终于承诺会心平气和解决此事,并表示愿意让步。而吴某某也同意给陆某某一定的经济补偿,这对交恶三年的“仇恨夫妻”最终握手言和。

  这样的成功案例不胜枚举。据统计,自2016年以来,龙泉市通过乡贤治理排查矛盾纠纷1460起,有效化解1449起,化解率达99.25%。

  让乡贤文化在农村发挥更好的张力

  “中国的乡村社会是基于礼俗文化的熟人社会,德高望重的乡贤能在现实中对村民产生‘软约束力’,而乡贤文化也能因此更有效地教化乡民、反哺乡里、涵养文明乡风,使村民主动遵循行为规范,激发村民参与乡村事务的积极性,推进乡村治理的法制化,是加强乡村治理的内生动力。”龙泉市委党校高级教师范思红说。

  2017年初,龙泉市成立以市领导为组长、各相关部门领导为成员的“外出创业人员和乡贤情况摸底调查工作领导小组”,并对龙泉市外出创业人员和乡贤情况进行了全面调查。

  龙泉市各乡镇(街道)也应声成立了乡贤组织工作领导小组,激活乡贤资源,发挥乡村精英在社会治理、公共服务中的作用。部分乡村在外人员也自发组建“同乡会”,由乡镇政府对“同乡会”进行积极引导,组织各村定期召开同乡会议,动员大家参与制订或修改村规民约、调解家庭矛盾、邻里纠纷等,使法律法规的刚性治理与乡贤文化的柔性辅助相辅相成。

  在村社换届选举中,龙泉市积极发挥“乡贤正能量”,鼓励退休公职人员、退伍军人或有影响力的外出务工经商人员等参与新一届村两委竞选,为优秀能人的回归“筑巢”,促使新一届村两委干部更加年轻化、知识化。换届后,龙泉市444个行政村和13个社区中,35周岁以下的村党组织书记10人,拥有大专以上学历者35人,具有外出务工经商经历者203人,农业大户、专业户、专业合作社骨干52人。

  在龙泉市的“乡贤档案”中,人大代表占51%,政协委员占27%,均为在农村中有一定影响力的人士。各乡镇(街道)联合乡贤建立“乡贤理事会”,以村为单位,把长期在农村生活或退休后定居农村的老党员、老教师、老模范、老干部、复退军人、经济文化能人以及热心本地经济社会建设的各界人士纳入乡贤范畴,引导大家积极参与农村公益事业建设、农村社会治理,借助乡贤影响力公平、公正化解矛盾。

  城北乡大贵溪村德高望重的老党员季明德,退休后为乡村青少年当起了义务辅导员,还撰写了大贵溪古村落的变迁史和文化风俗史,组织成立的“老年协会”,成为村里协调矛盾的“老娘舅”。每月农历19日,他都会组织老年人们开展法律、养生等知识的学习,并在日常生活中号召“和为贵”“去除农村陋习”,推行健康的生活方式,得到村民的积极响应,也使老年协会成为了村里调解琐碎争端与纠纷的场所,使大贵溪村精神面貌焕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