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孤儿

2019-01-07 14:21 | 来源:办公室 | 发布人:金梦雅


前段时间,我满脑是反坐在沃尔玛超市木椅上双眼迷茫和无奈的女孩,挥之不去。

那是寒冷的一天,我到沃尔玛超市闲逛,刚入购物门口,一位七八岁留着动画节目中小叶子头发的小女孩拉了下我的一角:“叔叔,你能给我一块钱吗?”

“小朋友,你妈妈呢?”我蹲下来关切地问。

她沉默了一下,没回答,但依旧向我讨要一块钱。出于警察自以为是的武断,我怀疑她幕后有人操控,马上到四处角落看有没有可疑人员,但未见异常。

回到原处,仔细观察“小叶子”:粉红色的碎花棉袄,蓝色裤子,一双极不相配的破旧棉鞋,圆脸,大眼睛,脸被冻得红扑扑的,手上抱着一个钱罐大小白色的绒熊。我不吝啬一块钱,只关心她为何在此孤身行乞。

“小朋友,你告诉我你妈妈在哪里我就给你一块钱。”同时拿出一块钱放在掌心,她看了我一眼,抱着小熊转身而去:“阿姨,能给我一块钱吗?”、“爷爷,能给我一块钱吗?”、“叔叔、、、、、、”没人停留,都拎着大包小包径自离去。她气馁地反坐在一张木椅上,羡慕地注视远处几个在父母呵护下坐摇摇车的同龄人。

“你手上的小熊是哪里偷来的?”边上服务员没好气的问。

“不是,是夹来的!”

“什么是夹来的?”我问服务员。

“就是投一块钱,可以夹玩具的那种机器,那边角落有的。”

连续的乞讨未果,“小叶子”有些累了,或许习以为常,她没有不高兴,只是满眼迷茫和空洞。当时我急着去图书馆还书,就离开了超市。

在智慧的房间翻阅时,我突然觉得自己误解了“小叶子”:一个女孩一次乞讨只为一块,熙熙攘攘的名利间她屡败屡战,真有幕后,谁会做这无利的买卖?她要么是父母打工无暇顾及,要么就是孤苦伶仃,反正她该出现的是学校和游乐场。我无心借书,匆匆挑了一本赶往超市——因为觉得自己欠她一块钱。但在众多的人流里寻寻觅觅,终不见小叶子的影子。这一块钱让我纠结,每次路过沃尔玛超市我都要进去守株待兔一番,但每次都无功而返。

事情往往可遇不可求。正当我踏破铁鞋,纠结自责时,“小叶子”却“大隐于市”,前几日我在大润发超市竟意外遇上了她。当时看到大堂经理正阻拦她进入,我连忙上去询问,经理讲“小叶子”经常到他们超市,目的就是想夹玩具和坐摇摇车,自己没钱,老是烦扰顾客,他们已经报警,警察已在外面。“小叶子”望着我,还是那碎花小棉袄,还是那蓝裤子,还是那不相称的棉鞋,只是她认不出我。我赶紧拿出一块钱递给她,她默默接过,没有道谢。我原本想给五十元,但怕她成为“黄雀”的目标,只能给她一块的安慰。我刚想问你妈妈呢?经理已经将她带离。

买好物品,我离开超市去骑车,没想到“小叶子”在门口的石球上吃着蛋糕和牛奶,我只给一块啊,她哪来的钱?一看边上,是两位我们巡特警的辅警同事。

“你们好,我是分局刑大的,你们送这小女孩回家?”

“是的,这小女孩我们已经送了无数次了。”

“她手上的蛋糕和牛奶哪来的?”

“每次送她回家她都说饿,所以我们所有同事都给她买过吃的。”辅警同事淡然回道。

我知道我们辅警同事一月的工资有多薄,我为他们的慷慨和爱心而起敬。

“这小女孩是怎么回事?老在超市乞讨,她没家人吗?”我急切问。

“她父母离异不要她了,是信佛的房东老奶奶照顾她。但这女孩比较调皮,老人家力不从心,所以她老是外出,有时候晚上十一二点才找到人。”

老牛有舐犊之情,虎毒尚不食子,诗曰“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盼母归”这些都体现了动物爱护子女之心。都说人身难得,如盲龟浮木,真不理解生而不养,养而不教的父母。“小叶子”是一株幼苗,没有呵护,它要么夭折,要么长成一棵歪脖子树。都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你连七八年都不管吗?无知的人不知道生命没有剧本,没有彩排,不能重来,他们的放弃将给孩子、自身及社会带来多大的伤害。

社会即江湖,江湖从来多凶险,我不知道是否会有邪恶的眼睛在暗处觊觎她。转头看去,“小叶子”在石球上欢快地踢着双脚,吃着香甜的蛋糕。

“小朋友,警察叔叔好不好?”

“好,警察叔叔最好了,每次都给我买好吃的。”她口里含着蛋糕得意地说。

“那你听不听警察叔叔的话?”我拿出警官证给她看。

“听——”她拉长声音回应。

“那警察叔叔告诉你,以后有不认识的人给你钱叫你跟他走,你可要叫边上的叔叔、阿姨给警察叔叔打电话,那样我们就会马上过来给你买好吃的,记住没?”

“记——住——啦!”听到有好吃的,她眼里放出光来。

这让我想起意大利影片《美丽人生》:该片讲述了一对父子被送进集中营,父亲用自己的想象力谎称他们正处在一个游戏中,那些所谓的坏人都是演员,最后父亲让儿子的童心没有受到伤害,而自己却惨死。临刑前那父亲迈着童话的步伐走向死亡,在远处转角对儿子的微笑,这一镜头让我泪流满面。

  我和巡特警的同事只是一滴水,一滴水怎能改变洪流的方向呢?“人心不古,世道日非”,我不知道明日的“小叶子”会走向何方。有一种泪因为无奈,我只能唱着薛之谦的《你还要我怎样》离去。没有警察万万不能,但警察不是万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