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江南,还有那份情感

2019-08-12 15:14 | 来源:办公室 | 发布人:金梦雅


魅力金秋,热浪、台风、冷空都在这浪漫的季节里刷存在感,动感十足,也给我的人生带来许多,遐想。人的工作和生活,如同人在江湖,精彩出场的一幕幕,都是上半场和下半场拼图,充满动感。台风“山竹”刚刚招摇过市,好像带走了今年的春天、夏天和半个秋天,也把我从江南带到江北,我成了一位交通警察。两个月前,我,还是江南派出所的一个片儿警。

江南是一幅警民和美画卷,我有幸成长为诗画江南的一棵竹子,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还可以撒撒娇的。我时常勉励自己,要听得进老百姓的话,容得下老百姓的怨,办得了老百姓的事,老百姓亲切地叫我“竹竹”。江南无刁民,每一个老百姓都是那么淳朴,都值得我傻傻的爱。走进农村都是景,遇上老农有故事、听到青蛙会唱歌、看见芭蕉想题诗,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有趣。

在派出所工作的时候,农村进农村出,日日夜夜,风风火火,忙得无暇留意春夏秋冬,上半年就在不知不觉中悄无声息溜走了。待到七月的骄阳烫伤额头,我才感觉发现了什么,蓦然回首,又好像失去了什么,噢!今年的上半场已经走失,下半场已火热开场。

今年七月的第二个星期二,起床、洗漱、早餐、上班签到、下乡办案,工作正常。忽然,手机响起,通知我到政治处接受谈话。我纳闷,我怎么啦我?难道有人投诉我?管他,没什么大不了的,去就去!

走进政治处,已有人在隔壁接受主任谈话,我就在沉默中等候,内心忐忑还假装淡定。终于轮到谈话了,主任开口,谜底揭晓,不是因为被投诉,而是通知我被调到交警大队,明天报到。命运也会开玩笑,不设预兆,突然让我离开江南的农村,要到江北的交警大队。

其实,预兆还是有点,只是我没留意。谈话之前,我接到信访室老鲍的电话:“竹竹,听说你被重用了,明天一定要陪我起到斋坛乡,再帮忙做做那位信访高手的工作,把案件了结,他挺信任你的。”我回答很干脆:“重用?我很单纯的,你别耍我!”

第二天,我与老鲍如约登场,说干就干,不问西东,熟人警务,工作进展很顺利,当事人也表示满意。

把镜头切回谈话那天。谈话之后,回所。我躲在办公室,看一点书,整理一下心情,工作也没那么积极。到了晚饭时间,派出所工作群的一条微信,撩得我心骚动,说同事小陈、小潘正在某乡政府处警,被一对信访人“粘”了两个多小时,总是劝不开。

我问:要竹竹增援不?

答:要!

我哪里还有没心思吃饭!把头一梗,把筷子一放,给自己一个自信的微笑,出发!现场的情况是:乡政府内侧的露天过道上,停着一辆三轮电动车,车旁,民警正在努力,一对老人嚷得起劲:如果问题没答复,就在这三轮车上过夜。人不带离,乡政府的人100%不满意;强制带人,他们没有违法,不是时机。老夫年逾七旬,怀揣残疾证,心想警察出手就有戏唱呢。一味忍让安抚也不行,否者会助长他们的逆反情绪,甚至怀疑警察的权威。这警情,轻重拿捏谈何容易,快速消耗着民警的心力。

面对难题,小伙子来新思路,竹竹我有土办法,互相一配合,智慧警务很快出了效果,他们答应回家,有话好好说。工作成功,已经很晚,我们晚饭还没有吃,“咕噜咕噜噜”,乐得矿泉水在肚子里任性喧闹。

这两个情感小故事,给自己带来小小的感动。带着小感动,走进二0 一八年的下半场。感动过后,一种莫名的惆怅,从心底喷涌而出,发现我的人生也进入半场,帷幕不拉自开。

在派出所二十五年,上千次的出警,不觉得厌烦,不觉得累,工作做总能成自己最喜欢的样子。走进群众、化解矛盾、破解难题,因为有了群众基础,工作起来从来没有一个怕字。

如今,我离开江南已两个月了,满脑子想着的是朝夕相处的老百姓。相遇,认识,相交再告别,这就是时间的残酷与魅力。我从社区民警蜕变交通警察,离开了原来的群众基础,从师傅变成学徒。学徒,学徒,好事多磨,给智商充值,历经历练,方得平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