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秋阳

2019-09-06 15:08 | 来源:办公室 | 发布人:金梦雅


我喜欢苏轼把仲秋时节的阳光称之为——秋阳。事实上,秋阳这个词语,是我在一次偶然阅读《孟子·滕文公上》时遇见并记住它的。

近年来,每当周末无所事事之际都会骑车游历周遭四厢之山川。白露节前,行至郊外看见田间正值拔节孕穗灌浆期的水稻,突然间就心潮澎湃,感慨不已,特别是回想起自己当年参与的春耕情景,仿佛就在昨天。想着夏收的时候,脑海就浮想联翩,万千画面,历历在目。

一棵秧苗插入水田,虽然不足为奇,但它确是披着一袭翠绿走进阳春,裹着一分温情走向仲夏。它们在风吹雨打日晒中发芽,长叶,分蘖,拔节,灌浆,直至颗粒归仓。有的甚至是走过深秋走到季冬。秋阳既是一道有信念有抱负的阳光,也是一道有担当有意气的阳光。

缘于此,田野中的蜀黍,风雨之中不会散架,酷暑之中不会瞪眼,寒冷之中不会皱眉。眼前浮现的这片绿,便是从田野中凝聚起来的。

嫩绿的秧苗摇曳之时,春天开始萌动;挺拔的稻穗泛黄之时,夏日溽暑难当。秋阳与白露都是蜀黍的衣食父母,施肥与除草都是蜀黍的成长要素。它们就在人们的期待中一寸寸地拔节,它们就在人们的盼望中一支支孕穗,它们就在人们的愿望中一穗穗地灌浆。蜀黍就在乡亲的悉心浇灌中茁壮成长。万千蜀黍,妆点了田野,丰饶了村庄。

知了都喊热的盛夏时节,田水更是烫得灼脚。稻谷熟了,山垄田畈一片金黄。朱丹色的桂花,芬芳馥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头顶烈日,早出晚归,一年的梦想,就在打稻机的三下五除二中成真。一年的希冀,就在夏秋更迭中变成了春华秋实;一年的翘盼,就在秋冬蝶变中结出了累累硕果。丰收时节,幸福的歌儿、快乐的笑语此起彼伏。